Archive May 7, 2021

小学生会做108道菜这个班的孩子全是“小厨神”

  小学生会做108道菜这个班的孩子全是“小厨神”   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在你眼里是什么样?周末忙着上兴趣班还是百无聊赖的宅在家?在金华湖海塘小学六年级9班,孩子们各个都是大厨。与其他同龄孩子不同,这个班级的孩子们一有空闲时间便爱往厨房钻,从2015年9月至今,这群孩子已学会了108道菜。   这个小长假,孩子们自己动手给父母们来了一次厨艺展示汇报活动,这门“手艺”得益于他们从一年级就开始的一项家庭作业。   厨房初体验   煎个鸡蛋像打仗   至今,左如一妈妈回忆起女儿第一次进厨房的场景还是忍俊不禁:“哪里是煎鸡蛋,简直就像是打仗一样,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。”   2015年9月,湖海塘小学迎来了首批学生。作为班主任的胡亚珍给新生们布置了第一道家庭作业:坚持每天给父母盛饭。   这位我省第三届“最美教师”的朋友圈里,有这样一条状态:比学习更重要的是品行,比成绩更重要的是习惯。   经过一年的锻炼,9班的孩子们在一年级就学会了擦桌子、倒垃圾、叠被子、洗菜切菜等基础劳动技能。二年级开始,孩子们参加了“小鱼当家”特色课程,从此走上了“学艺”之路。   “玩蛋行动”是孩子们每个周末必做的功课。从最简单的煮鸡蛋、蒸蛋,到蛋炒饭、西红柿炒蛋等,孩子们围绕“鸡蛋”这一主材开展了一系列菜品、面点和甜品的制作。   “一开始煎鸡蛋是失败的,鸡蛋外面一圈都是焦的,锅都没烧热就放油,我和孩子爸爸全程指导。”郑佳骏妈妈说,可随着时间推移,儿子对做菜的热情超乎想象。“有时候作业都不做,回家就钻进厨房捣鼓做菜。”“有时候就自己在厨房里钻研,自己玩得不亦乐乎。”何冉姝妈妈说。   大厨初养成   一人一桌菜没问题   为了此次汇报展示,孩子们制定了总菜单,共8道凉菜,10道蔬菜,6道荤菜,6道汤类和水果拼盘,在2小时内完成。   在比拼现场,李晗颀一边指挥着同组的小伙伴们,一边拿着刀在鸡翅上娴熟地处理。同样自信的还有班里的“学霸”王晨宇,拿着小圆勺认真地挖起西瓜,认真摆盘。除了西瓜,王晨宇告诉记者,平常在家还喜欢给火龙果、橙子、哈密瓜等做造型。   活动现场,三个小姑娘的面点组也十分受欢迎。得知要举办比赛,已转学的池雨馨、高毓淇、郑意都赶回了金华。为了学好面点,郑意还特意请教了妈妈饭店里的面点师傅。红糖馒头、花卷、五彩馒头、造型馒头……在三个女孩子的手里,面团出奇的“听话”。   从三年级开始,9班的孩子们开启了厨艺进阶之旅。在一次次的尝试中,无论是洗菜切菜还是点火上锅,无论是大火爆炒还是小火慢炖,孩子们都驾轻就熟,不在话下。   面对掌握的技能,唐英豪说有了成就感。叶昱希也表示自己如今学会做菜后觉得有自豪感。“做饭过程中是快乐的,听到爸妈的夸奖,内心是自豪的。”陈俊钰说。   劳动教育   培养责任意识   看似简单的做饭,9班的孩子们坚持了整个小学时光,在这个过程中,成长的不仅是孩子们。有的家长一开始对孩子们做饭持怀疑态度。   “我们是北方人,听到做乌米饭的作业后都懵了,因为不知道乌米饭是什么,只能一边打电话求助朋友,一边上网找资料。”何冉姝妈妈回忆起女儿的做饭时光,颇为感慨。“这几年也是和她一起成长,看着她一点点成熟,动手能力也越来越强。”   让唐祎璠妈妈感动的是孩子在学做饭过程中学会的感恩之心。“有一次我身体不舒服,她就和我说,你要多休息,我来做家务,当时真的是心里很温暖,觉得孩子长大了。”在采访期间,记者发现,动手能力强、责任意识强、对父母有感恩之心是所有9班家长对孩子们的评价。   在胡亚珍老师看来,爱劳动的孩子也是热爱生活的孩子。胡亚珍认为,从精神层面而言,做菜可以缓解学习的压力,培养了学生的爱好与审美情趣;从生活能力而言,做菜无疑提高了动手能力、自立能力,学习了今后独立走向社会过程中的基本技能;从亲子关系层面而言,做菜期间增进了亲子之间的互动交流,对家庭教育而言是一种有益探索。   本报记者 王湛 通讯员 吴璇 【编辑:李玉素】

这个五一,你忙“婚”了吗?

  这个五一,你忙“婚”了吗?   “刷了5条朋友圈,3条都在结婚”、“放假都不用在家吃饭,天天吃酒席”……这个五一长假,有人忙着“玩”,有人忙着“婚”,有网友将为期5天的五一假期戏称为“结婚黄金周”。   结婚服务平台“婚礼纪”数据显示,全国范围内,五一假期5天内超40万对新人举办婚礼,同比去年翻两番。婚礼消费前十位的城市分别是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武汉、成都、深圳、温州、无锡、杭州、苏州。在浙江,五一假期有超1万对新人举办婚礼。   五一假期婚礼扎堆酒店爆满   婚礼和吃饭分开成新趋势   “婚礼纪”数据显示,五一假期,酒店婚宴预订火爆,97%婚宴酒店预订量满档。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城市婚宴酒店咨询量同比上升312%。   杭州西溪天堂宴会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我们旗下5家酒店档期都非常紧张,今年由于疫情管控给力,大桌数婚宴开始复苏,喜来登很早就预定满了,一般好日子都订不到;摇橹船、草坪婚礼依然盛行,主打小型婚礼的悦榕庄也几乎满档。”   在杭州,基本上每场婚宴的规模在20~30桌之间,婚宴的消费高频区间在5000~8000元/桌之间,高于全国六成新人婚宴消费心动价格3000元~5000元/桌。   “随着95后逐渐成为结婚主要人群,婚礼消费还出现了一种新趋势,婚礼和吃饭分开。”婚礼纪商家忆江南婚礼策划负责人分析,婚礼仪式是新人亲近的闺蜜、朋友和亲属一起,通常在户外举行一场小而美的婚礼。而吃饭则是父母的亲友、同事等,在酒店进行庆祝。父母和新人两方的需求是不一样的。   婚礼纪数据显示,草坪婚礼、湖边婚礼、泳池婚礼、派对婚礼、民宿婚礼成为95后喜爱形式婚礼Top5,在这些婚礼中仪式感更为重要。   巴厘岛去不了就去三亚吧   3天拍婚纱照2天游玩很充实   暖风和煦的五月,是拍摄婚纱照的最佳时间。由于国外旅拍受到限制,国内旅拍订单量猛涨,同比去年增长了219%。   婚礼纪商家提拉米苏环球旅拍相关负责人称,今年五一订单比前年翻了一二倍,比去年更是翻了三四倍。婚礼纪数据显示,在旅拍套餐消费上,69%新人倾向于选择5000元~6000元的中档区间,消费更趋理性。   在拍摄地点上,摄影棚和本地外景已经无法满足这一代新人,更注重真实体验的旅拍成为许多新人的拍摄选择。越来越多95后倾向于选择旅拍,边玩边拍。   在杭州工作的90后cici表示:“本来想去巴厘岛的,后来迫于国外疫情形势改到了三亚。在三亚的5天里,3天是婚纱照拍摄,其余2天就是尽情旅游的时间。”   在国内众多旅拍目的地中,三亚稳坐旅拍之城首位,成都、厦门、丽江、青岛、武汉、重庆、拉萨、大连、香港紧随其后,成为最受欢迎的热门旅拍城市Top10。武汉的旅拍订单量增长位列第一。   也有不少新人选择来杭州旅拍,而杭州婚纱摄影最受欢迎的主题包括江南复古、潮流街拍、森系清新、草坪派对、韩式简约。   网红化妆师5天赚10万   “浪姐妆”很受新娘欢迎   五一期间,除了婚礼扎堆酒店爆满,包括司仪、化妆、摄像、摄影在内的“四大金刚”,也非常忙碌。   数据显示,“四大金刚”同比去年交易额增长12%,司仪预定量最为紧俏,同比上升211%。上海一家司仪公司负责人说,五一假期他每天在各个婚礼现场连轴主持。“我们一位金牌司仪5天主持了9场婚礼,最忙的一天有3场。”   广州的网红化妆师Eva和他的团队,假期每天凌晨四五点仍在忙碌。Eva介绍到:“婚礼跟妆虽然重点是新娘妆,但是婆婆和妈妈也需要精心装扮,新郎也越来越讲究,整个婚礼中都得不停补妆。”   虽然忙碌,但假期间的收入也让Eva感到开心。“这个假期5天就赚了10万,差不多相当于去年几个月的收入。”   提到新娘妆,今年随着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热播,可盐可飒可甜的姐姐们备受追捧。婚礼纪数据显示,“浪姐妆”获新娘提及率排名Top1,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,每个新娘都希望成为闪耀全场的女主角。除此之外,仿若素颜般天生丽质的“透明妆”也受到不少新娘喜爱。   本报记者 马焱 【编辑:李玉素】

“斜杠青年”主业之外身兼多职

  尝试新鲜事物 探索多元发展 延伸兴趣爱好“斜杠青年”主业之外身兼多职   剧本杀编剧、代驾司机、自由撰稿人、电台主播等这些职业,在当下的年轻人身上可能随机组合出现。这种拥有多种职业的人,被称作“斜杠青年”。“五一”期间,斜杠青年们没闲着,剧本创作、自媒体写作、乐器练习……他们尝试新鲜事物,探索不同发展途径,延伸兴趣爱好。   新兴职业吸引年轻人成“斜杠青年”   “五一”期间,四喜开始创作第3个剧本,同时筹备搭建剧本杀内容孵化器。他打算做剧本工作室,帮助尝试创作剧本的玩家和作者实现他们的想法。   1993年出生的四喜,是武汉最早的一批剧本杀玩家,他现在的主业是一名剧本杀作者。入行三年的他,创作出两个剧本,监制过一个剧本,其中原创的《北国之春》深受玩家好评,也因为这个剧本,他成为年入上百万的剧本杀作者。   四喜是播音主持专业出身,曾在广播电视台、出版社等单位工作。他原本就是剧本杀狂热发烧友,经常约上好友去玩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四喜萌生出写剧本做兼职的念头,他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专研,成为一名“斜杠青年”。经过一年时间的打磨,头一个本子就受到发行方的赏识。   “剧本杀的剧情创作和文学创作不一样,环节的设计、节奏的把握、线索链、逻辑链的设计等这些是可以传授的。”随着第二个本子的成功,他又萌生了做剧本工作室的想法,“身边想学写剧本的人很多,但坚持下来的人很少。当你深入到里面,其实也是比较枯燥的,而且很长时间见不到收益,很难坚持下来。我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,把他们想写的东西落地。”   “各种新兴职业多了,有更多灵活副业可供年轻人选择,既不是很占时间,又不用占空间和资金,这些副业的出现推动着年轻人成为‘斜杠青年’。而且,现在年轻人的就业观很自由,不认为一个职业就得干一辈子。”四喜说,他身边还有不少“斜杠青年”,也有不少人和他一样慢慢将副业变成了正业。   “斜杠”生活忙碌但充实   5月5日,陈静开始准备节后的课程。来自荆州的她今年30岁,本职工作是经营一家财税公司,副业是利用周末在一所大学当代课老师,讲授会计专业方面的知识。从一开始十几个学生上课到现在基本可以坐满,陈静很有成就感。   陈静说,她身边的朋友不少都有多重身份。有的在本职工作之余,还经营一家书店或奶茶店,也有的在晚上下班后开顺风车。“立志通过创业或者兼职有一番作为的人,以及出于兴趣爱好做兼职的人,得到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满足,是个人价值的认可与提升。迫于生活压力做兼职的人,得到的是减压、生活中更多的从容。无论出于哪种目的,都能得到成长。”   何维(化名)在一家事业单位就职,春节前和同学聚会,因喝酒找了代驾,聊天时得知对方是兼职。“挺年轻的小伙子,工作日每天下班后开始接单,平均每晚能接五六单”。通过朋友圈,他感觉做微商的人比较多,“也有的开了微信公众号,聊聊自己行业的事儿,或者写热衷的领域,比如讨论股票、抒发育儿心得等”。   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的李念(化名)认为,成为“斜杠青年”能够探索更多发展的可能性。因为热衷写作,李念业余时间做起公众号,现在的粉丝数已经非常可观了,经常还有广告收入,最近有专职发展公众号的打算。她经常说,有想法可以去试试,没准儿就成功了。   记者李慧紫 【编辑:李玉素】

CosmoNews@2020. All Rights Reserved